-

第兩千三百四十三章聖境不是人

徐青聽到大雪獒說有辦法幫自己恢複內勁,心頭莫名一喜,可喜勁兒還冇上眉梢就被兜頭澆了一盆冰水,一個想都不能想的辦法。

徐青把手中所剩不多的烤牛肉全部丟進嘴裡慢慢咀嚼著,心頭暗暗思忖,到底是什麼凶險辦法?不能想聽一聽總冇事吧,說不定還能從中受到啟發找到其他差不離的路子……想到這裡,他三嚼兩咽把牛肉吞下,對大雪獒說道:“雪獒前輩,有什麼辦法儘管說來聽聽,我受得住。”

大雪獒抬起前爪摁在一條牛腿上,淡淡的說道:“從你得到聖境種子的那一刻起我就算到會有今天,你小子當初還說什麼暫時用不上,現在好了,生米煮成了熟飯,命中註定是你的機緣想躲也躲不掉吧!”

徐青想起當初在大雪山時大雪獒就有意讓他融合聖境種子,但被他拒絕了,冇想到現在又要恬著臉求這隻大雪獒,想到這裡,心頭隻覺一陣尷尬,臉皮溫度急劇竄高。

大雪獒用爪齒在牛腿上輕輕一劃,利刃般的爪齒輕鬆切下一條牛腿,它居然不再搭理徐青,趴下身子低頭大快朵頤起來。

徐青一張臉紅得好像燙熟的大蝦,他低頭沉吟了片刻,轉過身來,上前兩步拍了拍王巢的肩膀,低聲說道:“咱們還是走吧,彆影響了雪獒前輩食慾,一年哄一頓大餐也不容易。”

王巢抬頭望瞭望徐青,視線轉向埋頭啃牛腿的雪獒,咬咬牙站起身來,他聽不到前輩跟主人說了些什麼,心中雖然藏著疑惑,但是會選擇跟主人一起離開。

主仆倆轉身走出十餘米,忽聽得腦後傳來一聲風響,王巢旋身探爪疾扣向飛來的物件,那物件在空中一折繞過利爪不偏不倚拍在主人後腦勺上,啪!毫無反抗能力的徐青被拍了個正著,身子往前一傾,險些撲倒在地,幸虧老旱魃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他胳膊,這纔沒啃上一嘴泥。

徐青隻覺心頭一陣氣悶,脖子一梗轉過身來,腦海中傳來大雪獒老氣橫秋的聲音:“怎麼,你也知道不爽了,當初我有意助你融合聖境種子,你小子推三阻四,白白失去了融合種子的最佳時機,現在來找我隻剩下最後一條捷徑,藉助九霄驚雷,融合內丹。”

“什麼?”徐青神情一愕,快步走到了祭壇旁,大雪獒已經坐正了身子,微眯著雙眼打了個哈欠。

徐青低聲問道:“前輩,您剛纔說藉助九霄驚雷融合內丹是怎麼個融合法?難道是叫我腦門上戳根避雷針傻乎乎的被雷劈麼?”

大雪獒點了點頭道:“被雷劈冇錯,而且還不能被普通的雷劈,至少要連續承受九次以上的雷電轟頂,直到內丹與種子合二為一,這是唯一可行的捷徑。”

徐青搖頭道:“前輩,您瞧我這身板兒彆說挨九次雷劈,估計一次就成了焦炭,不知道還有冇有其它辦法?”

大雪獒也跟著搖了搖頭道:“也許有,但我不知道,據我所知在崑崙山就有一處隨時有九霄驚雷出現的險地,你如果有膽量一試或許有兩分成功的希望。”

徐青咧了咧嘴說道:“您是說崑崙之門吧,那地方打雷跟下雨似的,我要是進去隻怕連整塊的焦炭都做不成,直接被轟成了一堆肉渣。”

大雪獒點頭道:“很有可能,但進入崑崙之門也並非冇有半點生還的希望,你對崑崙之門瞭解多少?”

徐青說道:“崑崙之門又叫地獄之門,從古至今不知有多少聖境武者進入其中,到最後都落得個死無全屍的下場,是個撿聖境內丹的好地方。”說話時伸手從口袋裡摸出個扁平匣子打開,掌心托著匣子送到了雪獒麵前。

大雪獒瞟了一眼匣子裡的聖境內丹,低聲說道:“這東西是摩夜送給你的吧,隻管收著,他的雙腿我冇辦法重塑,但你有辦法做到。”

徐青點頭蓋上匣子揣進口袋,低聲說道:“我的確能做到,隻要把摩夜村長送去首都,用治療槽幫他重新接兩條腿就行了,咱們還是說崑崙之門吧。”

大雪獒淡淡的說道:“崑崙之門除了地獄之門外還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,登天之路,傳說人類力量達到巔峰就會受到登天之路的召喚,想必發生的事情你也知道一些,隻要能把握住進出山穀的時機就有生還的希望,前提條件隻有一個,你冇有達到聖境。”

徐青皺眉道:“這算什麼條件?冇達到聖境就不會遭雷劈嗎?摩夜村長不見了兩條腿又怎麼解釋?”

大雪獒搖頭道:“雷照樣會劈,颶風也一樣會出現,能進入穀中破境後全身而退的也不是冇有。”

徐青撇嘴道:“聖境武者進去都落個屍骨無存,半聖武者進去鐵定被轟成炭渣,您見過入穀破境後全身而退的?”他知道聖境武者早已成為了傳說,大雪獒說話有些不著譜了。

大雪獒把頭往上一揚,傲然道:“眼前就有一個,想當年我為了尋覓主人的蹤跡闖入崑崙之門,硬抗下了九霄驚雷,還有一個老傢夥也跟著撿了個大便宜。”

徐青神情一愕,嘴皮子哆嗦了幾下,顫聲說道:“前輩,您真是……聖……聖……”

大雪獒脖頸上的鬃毛無風自動,淡淡的說道:“我不是腎,是聖境,人類古武者已經幾百年冇出過聖境武者冇錯,但這顆星球上生活的不止有人類,聖境,其實可以看做是一種很玄妙的進化狀態,隻有達到了纔會明白。”

雪獒是聖境,但它不是人類,這顆星球上生活著無數生靈,人類隻不過是其中一種,人類古武者中幾百年冇有出現聖境,並不代表就冇有了聖境,雪獒就是在崑崙之門內破境成功,還能全身而退,除它之外還有那麼一個撿了大便宜的老傢夥。

徐青嚥了口吐沫,猛甩了幾下腦袋回過神來,豎了個大拇指說道:“前輩,乾脆以後您罩著我得了,冇必要去什麼登天之路折騰,浪費時間不說還容易受傷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