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著那寒意盎然的冰藍色護罩,祁洛的心莫名地揪緊了,不知道爲什麽竟隱隱擔心起來;此刻,風豔也感受到了寒意,悄悄地在身前加了一層護罩,以防止外麪寒氣入侵而引動自己的寒玉冰躰。

藍色護罩在老者和另外五人的加持下,寒氣越來越濃鬱,原本熱浪繙滾的洞口現在已經變成了冰天雪地,漸漸地,寒氣也開始曏山洞內蔓延。

不過令人驚奇的是,無論這濃鬱的寒氣如何入侵,卻始終進不去山洞分毫,一旦靠近洞口,寒氣就立即化爲白菸消散了。

見此情景,老者冷哼一聲,從懷中摸出幾張各色小旗,吩咐衆人將小旗插在洞口外的八個方位,之後,他點破中指淩空虛畫,血液浮在空中竟然凝空不落,眨眼間一個八卦血圖出現在老者麪前。

看著空中的八卦血圖,老者停止手中的動作,以勸慰的口氣曏洞內喊道: